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射向黑暗,她并不孤单

2022-01-14 14:21
来源:半月谈网

万晓雨(左)和张红娟在比赛中交流 郑昕/ 摄

半月谈记者?郑昕

站立于靶前,对手不是别人,而是无常的风速和风向,以及自己的心绪波动。2021年的全国残特奥会上,视障射箭运动员身边出现了一些提供辅助的人,让黑暗中的竞赛也能相伴而行。16岁的万晓雨与21岁的张红娟,就是这样一对相互扶持携手向前并一同走向领奖台的小姐妹。

万晓雨:两年前一个偶然机会,我接触到了射箭运动,从秦岭深处走进了陕西省残疾人射箭队训练基地。在2021年全国残特奥会上,射箭项目视障组比赛第一次进入正式比赛项目。根据参赛者视障程度,由重到轻分成VI-1到VI-3三个组别。先天性失明的我,属于全盲VI-1组,不过,在比赛时还是要戴上眼罩以示公平。就在备战这次比赛最紧张的时候,辅助员张红娟姐姐出现在了我的身边。

与残疾人射箭其他组别不同,视障组专门设置了辅助员一职,一对一负责参赛运动员到场离场、辅助瞄准、确认成绩以及赛场上其他事务。在比赛中,辅助员的作用不只是技术上的协助,他们还需要对运动员进行心理疏导、帮助调整临场状态。比赛中两人相互配合,辅助员也是参赛者,充当运动员的眼睛。

张红娟:我在陕西铜川上学,平时热心公益。在和万晓雨“结对子”之前,我和其他年长的运动员短暂合作过,后来还是觉得和年龄差不多的在一起更合适,我们俩又都是女孩,平时在一起有许多共同话题。

在比赛训练之外,我们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平躺在一张床上聊天。我们聊射箭、聊星座、聊文体明星。

作为一个全新的比赛项目,本届残特奥会为运动员们配备了辅助员,他们中既有大专院校学生、社会公益组织志愿者,也有陕西省内射箭俱乐部或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。开赛前,辅助员都接受了数周培训,内容包括射箭知识及如何同残疾人打交道等。双方在生活中同吃同住,在比赛中相互配合。

万晓雨:我们在开赛前就约定要一同站到领奖台上,我感觉她比我更有信心。张红娟是那种很直爽的大姐姐,无论是在训练中还是在比赛中,都能帮我减轻压力。比如这一箭射得准,她就让我继续保持,射偏了,她也不着急,叫我稍微放松一下,找找之前的感觉。

张红娟知道我喜欢毛绒玩具,为了鼓励我好好训练,专门在网上买了好几个玩偶。我们一起把它们剖开,改造成了箭袋。这个箭袋让我在赛场上非常引人注目,因为其他运动员用的都是黑色或白色的普通箭袋。这次比赛,我背上一个卡通玩偶箭袋,再加上有她站在身边,感觉很安心。

张红娟:赛场上见真章。万晓雨完美发挥,在她这个级别的团体赛和个人赛中获得了一块金牌和一块银牌。我很荣幸和她一同走上领奖台,帮她整理衣服和头发,在这个最光荣的时刻,把小妹妹最可爱的一面展现在大家面前。

在这次比赛后,因为全队要解散休整,我的辅助员生涯暂时结束了。如果有机会,我会继续为残疾人服务,给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

当然,我更想继续和万晓雨配合。我们可以一起做毛绒玩具箭袋,一起打打闹闹,一起走上更高级别的赛场和领奖台。

责任编辑:王静

热门推荐